Make your own free website on Tripod.com

《馬太福音》1: 23 引用了希臘七十士譯本的《以賽亞書》7:14 的「必有童女懷孕生子」去引證耶穌是彌賽亞的說法,當中「童女懷孕生子」的神蹟更意味著耶穌本是有著先天的神性。可是《以賽亞書》7:14的希伯來文是"hinei ha'almah harah veyoledet ben"﹣「看(hineih),這年輕的女人(ha'almah)懷孕了(harah),會生(ve-和 yoledet-將生育)一個兒子(ben)」。把這句話翻譯成「必有童女懷孕生子」他們在這裡犯了兩個錯誤:把"ha"翻譯成「一個」而不是「這個」,把"almah”翻譯成「童女」(處女),而希伯來文中「處女」這個詞是"betulah"。就是引證的翻譯錯了,在不能推翻原有權威(希臘七十士譯本和馬太福音)的情況下,教會唯一辦法就是延續「童女懷孕」之說,並去燒毀其他對此說構成威脅的文獻。當中有《腓力福音》和兩位使徒的教導。

大量早期基督教文獻指出初期教會在聖靈的教導上是沿用著希伯來文"Ruach ha Kodesh"的女性位格。在腓力福音中就有這樣的一句質疑「聖靈感孕」之說:「有些人說,馬利亞是聖靈感孕,他們是錯的,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女子怎能使另一女子懷孕呢?」

《多馬福音》和《多馬行傳》則為兩本廣為早期教會、敘利亞教會、東正教會及同期其他宗教(摩尼教)沿用的文獻,可見其書在當年的可靠性,卻被日後的羅馬教廷定為異端刊物。《多馬福音》和《多馬行傳》兩書中曾清楚指出使徒多馬是耶穌的雙生兄弟,既是「童女懷孕」,又豈能同時懷有一個先天擁有著神性的兒子而另一個兒子卻沒有神性呢?而多馬是從何方法而生?

當「童女懷孕」之說被極端化,「童女懷孕」化作了「終身童貞」,就連福音中提及過的耶穌血脈相連的親兄弟雅各也得要「清描淡寫」,他的教導(《雅各之啟示》和《雅各祕傳之書》等)最後亦遭到和多馬相同命運,兩個與耶穌關係極為密切的重要使徒他們寶貴教導在教會歷史全然蒸發。

在公元四世紀莫定直至今天依然沿用的新約聖經,裡面大量的篇幅都是採納了保羅的教導,一個不斷為自己使徒身份爭辯和自稱在神跡裡唯一一次見過耶穌的「使徒」,使徒多馬和使徒雅各的名字就落得只有在福音書中輕輕帶過。

 

Zeke